写在暑假的第二天

今天是我的“暑假”的第二天,也是我在公司办理离职手续的日子。离职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次是我第一次下定决心的离职,从上午办理到下午差不多5点才到家里,做了很多也感触很多。

早上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碰到了组内的实习生。平时他比我至少早半个小时到公司,听他说因为昨天组内某人升职请客喝了很多酒,所以晚到了。昨天某人请客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休假没有去公司,其实也不想在离职前参加这种升职宴,会很尴尬。

实习生来自交大,是一个学生气很足,讲话有点口无遮拦的人。他坦言,我走了基本就没有年龄相仿了的。我想想也是,另外一个”近卫军“的同学这几周又要去参加什么培训了,还有一个差四五年的,剩下的都是隔了一圈年纪的”老人“了。我以前没注意过小组内年纪相差比较大的后果,现在看来代沟是很难逾越的,谈论的东西也不一样,和组内的人除了工作很少有交集。

办理离职其实很快,先在前台妹子那里登记,把工牌,推柜钥匙和铭牌交给她。想起来我以前在麻烦她帮我扫描文件,可是扫了好多遍都没扫出来,有点歉意。后来经她介绍用了云打印弄好了。嘛,估计她已经不记得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之后是还IT资产,也就是电脑一类的东西时,IT只是很机械的帮我确认资产标签上的编号。IT Department貌似一直都是很无聊的部门,否则不会换了那么多人吧。虽然可以操作很多电脑,但是这些电脑都不属于他,而且也不能搞一些好玩的东西,很苦闷的感觉。

最后一个是HR。感觉HR要”上海”很多,因为平时听到她们都是说上海话。HR确认了一下我的户口所在地还有身份证就好了。听到我的户口是上海的,开始和我用上海话讲了。哎,都怪我平时很少说上海话。HR过后,其实全部就OVER了。恩,你就可以滚蛋了。

其实在还IT资产前,我花了点时间写了封离职邮件。邮件内容是我以前看到的那种不卑不亢的内容,就是感谢大家几年来的支持,合作和教导。最后留个联系方式。估计组内很多人到今天才知道离职,哎,大家平时都很少交流。之后的几个小时,大部门还有以前近卫军的几位同期有几个人加我,嘛,组内的老一辈人自然是不会加我的。

按下电梯里1层按钮并关上电梯门的时候,我明白我以前再也不会到这幢第一次看起来有二三十层的非常壮观的写字楼来了。要说留恋也没啥,出来前和主管打声招呼,和实习生说声再见,主管说有些不舍,我明白那是客套话,也就大致应和了一句。今天早上其实我给原来的主管发过消息,问了他以前转岗的原因。他比我看得更清楚,其实也更早明白组内的局限,可惜我很久以后才看出来。不过也释然了。

中午前后先去银行办点事情,因为业务员还没吃好饭,所以我被推荐先去吃饭了。第一次在旁边的大食代用自己的钱吃点饭,饭菜还是那些样式,价钱只会比以前贵,只是这次不用担心休息的时间点慢慢等慢慢吃。

办好银行业务之后我突然奇想去了一次百联世贸,看看nike。工作日的人明显比休息日少很多,作为男生选东西其实很快,导购也很勤快。后来导购小姐让我帮忙做一个调查问卷,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你的年龄,看到有18-25,25-30等选项。想想我其实应该26了,只是还没到生日,所以厚着脸皮选了一个18-25,想想大学毕业已经四年了,岁月不饶人啊。

之后我坐地铁回去买了点晚饭材料,烧了顿红烧牛肉面。想想以前某人很兴奋地买了两人份的红烧牛肉面,回家后一起烧了吃,我把牛筋全部留给某人吃的时光,感觉自己欠了某人很多,之后必须好好补偿。

没想到写这些花了很多时间,中间也和将来的工作来往了几封邮件。不管怎么时候,今天算是我的纪念日了。某种意义上的。

4 thoughts on “写在暑假的第二天”

  1. 我跟你相反,离职前一年就跟同事说要留学,然后离职前一个月就开始交接准备了。

    1. 其实我也是提前一个月的,那时和主管和HR谈话的那段我没写。那个HR第一次见我也是最后一次见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