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随笔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24日,距离辞职已经两周多了。这段时间除了处理事情之外就是休息了,现在记录一些这些天的小事。

口吃

在原公司头两年我是没口吃的,但是三四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说话时会很高几率口吃。原因我大致知道,长时间工作没有和他人谈话。两点一线,在家也很少谈话。解决方法理论上很简单就是平时和别人多说话。不过造成这样情况不得不说原来小组的氛围太压抑,工作分配不合理等等。
现在几个星期后,感觉自己好多了,基本没有那种症状了,主要可以轻松休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也算是这段时间的工作状态恢复吧。

twitter

月初对twitter很上心,因为好久没用了。不过最近发现时间线上的内容好没有营养,越是生活推越是有固定的圈子;而且年龄层次不同谈的内容感觉也不同,好多学生;在职的稍微好点,几个现实中就有接触的自然没什么问题,其他的感觉难谈拢。唉,还是当做信息窗口吧。

Read More

坐出租车和uber

昨天突发奇想去了一次西湖,路上高铁等按下不表,单就坐了两次uber写点对于杭州出租车的想法。

拒载,选择性载客是一种恶化打车环境的行为。从司机角度来说,碰到一个扬招的人,问了去处,太近不去,太远也不去,其中部分原因是觉得不实惠。比如堵车,堵车费也不高。还有原因是太远回来路上基本是空车。个人觉得从司机利益角度来说无可厚非,但是导致打车人等待时间变长,打车体验大幅降低。本来出租车作为公交的一种更加自由,但是现在看来司机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不愿意完全为你做事。我觉得这个和出租车行业长期以来一种“垄断”性质,收入低,不明不白份子钱,运载力不足等等脱不了干系。期盼相关部门解决这个问题?不太可能,他们只向钱看齐。

解决行业痛点的一个是之前快的打车,滴滴打车之类的工具,问题的原因没法直接解决,但是通过提前告知去处,然后司机选择是否接单,这样就可以避免扬招时的尴尬。个人觉得是一个很好的通过协调打车人和司机之前的方案,间接提升了体验。但一个副作用就是扬招的人更难打到车了。另外在车比较少的地方仍旧很难打到车,去得比较远没有人不愿意接单也没办法,虽然比你连续扬招几辆被拒绝要好。其背后的一个问题还是出租车运能不足。个人觉得这其实还是行业的恶性循环造成的,包括准入机制,垄断性质,万恶的份子钱制度等等。

运能不足不能期待出租车行业整体反思,”人民拼车“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通过大众的车辆来弥补这个不足,类似嘀嗒拼车,uber都是不错的工具。uber其实还更进了一步,不使用国内那种司机选单方式,而是自动调度,这里其实杜绝了选择性接单这种恶化体验的行为。从使用上来说,不管到哪里,让系统帮你选择接单一方面公平,另一方面也帮你选择了路线,降低了运营的难度,实在是对司机和搭车人都很不错的使用方法。

当然,这对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也看到过各种闹腾。对于搭车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方便快捷。地铁站常看到出租车、黑车甚至还有摩托车,出租车拒载很常见,于是只能黑车,那些叫嚣打击非法营运车辆的人理由充分,然后呢维护的只是出租车的利益,难道半小时路程你让我走回去?现在太多这种只看表面不考虑真正解决的事情。

我其实也不会预计之后这个行业的发展,出租车现有的制度只会劣币驱逐良币,打车体验很一般甚至很差。专车虽然可能不专业,但是满足了很多人需求。撇开价格来说,两者可能会达到某种平衡,在不同层次各自覆盖。

最后说一句,我一直深信的出租车下午4点换班的说法,后来才知道只是大部分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做下午4点后堵车比较多的生意,于是昨天下午吃好晚饭后直接用uber,再也没考虑出租车。

写在暑假的第二天

今天是我的“暑假”的第二天,也是我在公司办理离职手续的日子。离职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次是我第一次下定决心的离职,从上午办理到下午差不多5点才到家里,做了很多也感触很多。

早上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碰到了组内的实习生。平时他比我至少早半个小时到公司,听他说因为昨天组内某人升职请客喝了很多酒,所以晚到了。昨天某人请客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休假没有去公司,其实也不想在离职前参加这种升职宴,会很尴尬。

实习生来自交大,是一个学生气很足,讲话有点口无遮拦的人。他坦言,我走了基本就没有年龄相仿了的。我想想也是,另外一个”近卫军“的同学这几周又要去参加什么培训了,还有一个差四五年的,剩下的都是隔了一圈年纪的”老人“了。我以前没注意过小组内年纪相差比较大的后果,现在看来代沟是很难逾越的,谈论的东西也不一样,和组内的人除了工作很少有交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