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开始在日本学习工作的人的一点参考:在日本看病(1)

最近到医院预约了拔智齿,突然想到对于一个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日本,而且不喜欢抱团的人来说,如何在日本学习或者工作的同时看病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语言是一方面,日本和国内大相径庭的看病方式也需要时间适应。所以,考虑了下,分享顺便也记录下自己的看病经历。

到现在为止,个人经历过的主要是皮肤科(皮膚科、ひふか),牙医(歯科、しか)。个人体质原因,不大感冒,没去过耳鼻咽喉科(耳鼻咽喉科、じびいんこうか)。不过今年春天好像得了花粉症(花粉症、かふんしょう),可能之后会去。

和国内不同,小毛小病这边不会去医院(病院、びょういん),而是先去诊所(クリニック)。直接去医院的话,会额外收一笔费用,而且你会等很长时间。

Read More

登山笔记・关于登山

随便聊一下「登山」这个概念。

比如说珠穆朗玛(8848m)和上海佘山(100m)同样是山,但爬这两座山是完全两个概念。

日语环境里,「登山(とざん)」是个大概念,去高尾山(599m)也是登山,去富士山(3776m)也是登山。

之前心血来潮查过知乎,好像在中国国内,普遍把徒步和登山的概念以山的高度作为区分,4km以上算登山但4km以下就只能划作徒步。不是很清楚这样划分的意义,但这种划分总让人觉得登山是专业的事情,不是普通人可以做的,门槛很高。

在日语环境下,登山便没有那么高的门槛。原先我也有芥蒂,都说自己是去徒步(hiking),同事们却听得一愣一愣的,反问你不是去登山了吗。后来想想确实没必要在自己内部划分这些,开心就好。

纵走(縦走)也好,徒步(ハイキング)也好,trekking(トレッキング)也好,划分的那么清楚自己心也累。

反正就是早起赶早班电车电车下来开始走,走到目的地偶尔住一天,绝大多数时候是休息片刻便立即动身,下山或者走向另一个山头。
回程累了电车上偶尔小睡30分钟。
回家泡个澡倒头就睡做个还在山上走的梦。
第二天起来享受着肌肉酸痛重新回归毫无偏离的日常生活。

自适应分布式速率限制(distributed rate limiter)

本文是针对xratelimiter的算法说明。

https://github.com/xnnyygn/xratelimiter

首先对rate limiter做一下简单介绍。

rate limiter主要用在限流,比如希望网站的访问在一定的量的时候,对于API有调用量限制,作为云服务商限制访问用户网站的流量等等。

常见的rate limiter算法有token bucket。具体算法这里不作展开。一般实现中,会有一个记录最后添加了token的时间戳,还有一个记录当前token数的变量。由于有两个变量,在使用redis实现集中式的token bucket时无法原子修改。

Read More

基于GOSSIP的集群成员管理-成员的加入和退出

本文是对于以下项目的算法说明。

https://github.com/xnnyygn/xgossip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GOSSIP。

GOSSIP据说最早见于论文《Epidemic Algorithms for Replicated  Database Maintenance》,对于GOSSIP有兴趣的人建议阅读一下此论文。

GOSSIP算法如论文标题是一种epidemic algorithm,可以理解为传染病的传播。有三个人A,B,C。A是传染源,当A传染给B,B传染给C之后,所有人都被传染了。在分布式系统中,可以把传染病类比为更新,当所有参与的节点都获取到了更新之后,集群达到最终一致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说,GOSSIP是一种弱一致性,或者说最终一致性算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