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笔记・关于登山

随便聊一下「登山」这个概念。

比如说珠穆朗玛(8848m)和上海佘山(100m)同样是山,但爬这两座山是完全两个概念。

日语环境里,「登山(とざん)」是个大概念,去高尾山(599m)也是登山,去富士山(3776m)也是登山。

之前心血来潮查过知乎,好像在中国国内,普遍把徒步和登山的概念以山的高度作为区分,4km以上算登山但4km以下就只能划作徒步。不是很清楚这样划分的意义,但这种划分总让人觉得登山是专业的事情,不是普通人可以做的,门槛很高。

在日语环境下,登山便没有那么高的门槛。原先我也有芥蒂,都说自己是去徒步(hiking),同事们却听得一愣一愣的,反问你不是去登山了吗。后来想想确实没必要在自己内部划分这些,开心就好。

纵走(縦走)也好,徒步(ハイキング)也好,trekking(トレッキング)也好,划分的那么清楚自己心也累。

反正就是早起赶早班电车电车下来开始走,走到目的地偶尔住一天,绝大多数时候是休息片刻便立即动身,下山或者走向另一个山头。
回程累了电车上偶尔小睡30分钟。
回家泡个澡倒头就睡做个还在山上走的梦。
第二天起来享受着肌肉酸痛重新回归毫无偏离的日常生活。

登山笔记(序)向山进发

从小到大没爬过几次山。

印象里最深的是小时候春秋游去过南昌梅岭和三清山,高中时浙江仙居上海佘山和大学里暑期调研的泰山。但这些都是旅游景点并非所谓的山,我甚至说不出这些景点内山的名字。想去爬山玩?门票价格摆在那里。所以从来没有对登山产生过兴趣。

然而看过ヤマノススメ后才知道在日本登山是用不收门票钱的。
刚来日本半年后某个周末的上午躺在地上,想想自己一个人平时周末除了打游戏就是看动画,不如出去走走。然后就穿上普通运动鞋和轻便的服装开始了场圣地巡礼。

高尾山,来日本旅游的话绝对推荐去走一圈的山,在东京都内交通方便。没有登山装备可以简单从一号路的水泥路上去,想体验水路的可以走走六号路。
高尾山附近一带大多是这类泥地的山,适合散心。想稍微锻炼一下体力的则可以往丹沢箱根方向走。
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很多地方,不知不觉买了一堆户外用品。留下一堆遗憾和一堆回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長野県来一圈纵走,或者在山上搭个帐篷看星空。如果养了阿猫阿狗的话,好想带着它们去爬山。
爬山回来后洗个澡睡的像猪一样,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满是石头的地面,好像还在摇头晃脑走着山路一样。

希望今年能在富士山上看到御来光。

Kubernetes Engine Day April 2018 memos

PostGIS笔记(下)

上篇说了为什么用Geography,这篇具体讲怎么取“范围n米以内的数据”。

Rails里运行Migration,建Portal Model,以下是Schema

距离东京站1km内所有的portals

  • ST_Distance

    float ST_Distance(geography gg1, geography gg2, boolean use_spheroid);

  • ST_DWithin

    boolean ST_DWithin(geography gg1, geography gg2, double precision distance_meters, boolean use_spheroid);

结果:

Continue reading “PostGIS笔记(下)”

postGIS笔记(上)

好久没写博客,来扯淡一下。

2月~4月参与了一个游戏app的backend开发,基本上就是写API给app调用。
除了组里规定的严打不动的得用rails以外,这次项目自由度很大。

先简单介绍一下游戏功能:
把全日本10w左右的公园当portal,用户打开app可以看到附近当portal,到了portal范围内就可以玩游戏抓snoopy。
这次server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停接受app的polling request,看用户附近是否有公园portal。

组里做过LBS的人不多,leader很早之前做过一次,推荐我用Geohash,并警告我说可能数据库压力会很大。
于是开发前准备阶段便搜了些相关资料。
结果发现Geohash相关gem都几乎没有在更新维护,便开始怀疑Geohash是否可行。
偶尔在infoQ和RubyChina发现了一些中文文章,谈到LBS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

Continue reading “postGIS笔记(上)”

来日本一周年了

去年的今天,一个人固执的来到了日本,开始了新的生活。

离开父母,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国家,讲陌生的语言。
在这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
以便至今都没有任何的真实感。
每天上下班,看着帷子川里流动的水,就会想,为什么我在这里,我真的在这里吗?

今天和我妈谈到时间,她说,人年纪越大就会觉得时间过得越快。
看来我已经是老了。

还记得一年前的那个晚上,刚搬进Share house时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隔壁烧烤店和楼下卡拉OK的声音交杂着传入耳里,关了灯裹在公司给的廉价的被褥里,不停的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在Share house里生活到了去年3月底,经历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
一边学着日语,一边习惯生活,一边忙着工作。
一边想着,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樱花盛开的晚上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的家具用品走在去新公寓的路上。
累了就在树下坐会儿,拍拍樱花,看着路灯洒在河里的光和月亮的倒影交织在一起。

新公寓不大,就一个房间,加上阁楼也就9平米。
在那个工作也忙得像狗一样的四月里,还得跑家具城为了那蜗居购置家具布置房间。
人生第一次,拥有自己的一套家具。

一切安顿下来后的初夏,开始了登山。
人总是怕闲,或者说是怕寂寞。
从高尾山、日ノ出山、金時山、尾濑高原,到富士山顶,一个人,说是体验人生什么的都是假的。
爬山的时候,很少会去想东西,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往往走了一个小时却看不到人影。
即便如此,也不会去思考什么。
只是走,不停的向前走。

就这么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着日子,转眼到了九月份,身边多了一个吵吵嚷嚷的家伙。
吵吵嚷嚷的过上了当初约定的两个人的「小日子」。
偶尔晚上一个人还醒着的时候,还是会怀念一个人住的那段光景。

于是,一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