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原始人」

交換日記裡畫個_(:3」)_- #3ds

「想要個有鍵盤的手機」──當這種想法進入的我腦中時,我總能想到我奶奶、我爸。

我奶奶不會用冰箱和洗衣機,她認為這些電器是魔鬼,耗電、動不動發出奇怪的聲音。
於是她選擇最原始的碗櫥放隔夜菜,用碩大的澡盆洗衣服。
我爸把我賣給他的合金鍋、壓力電飯煲束之高閣,依舊用有十幾年歷史的鋁製鍋和電飯煲。
他選擇對他來說操作熟悉的東西,他曾經擅長用電腦,但現在的win7令他生疏。

我大概遺傳了他們的固執,用著觸屏手機時,常常想起那隻邊框都碎裂的諾E66,懷念按鍵的觸感。
曾經我能快速盲打短信,現在每打幾個字都要停下來去修復輸入錯誤的問題。
我沒有考慮切換用戶體驗好的輸入法,而是不時打著買個Palm Veer的主意。
從按鍵被觸屏替代的時候開始,我一直在猶豫──
我也開始追尋那些令我熟悉的舊技術而拋棄新技術帶來的不同體驗了嗎?

我從不渴望一個功能全面的手機或是一塊最拉風的平板電腦;
我看著kindle,玩著3dsLL,渴望著一台有取景器的卡片機;
我會笑話用著3g智能機但不打電話的人、拿著平板拍照的人;
我思索著我是否開始「退化」了,亦或是一種「固執」。

這大概是我衰老的開始。
這大概是我成為下一個「原始人」的開始。
──這大概是我對自己的預言。

如果有一天我也開始拒絕新的科技,任何要求我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