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但是VPS的钱还是要交,于是想着继续写点东西吧。

之前博客放置不写,有一个原因是没法升级到最新WP,今天查了下,感觉可能是服务器的防火墙的问题,增加了可以访问外部HTTPS网站之后就可以了。

小结就是iptables功力不够。

今天另外做的一件事情是换了主题,这样感觉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暂时就这些。

来日本一周年了

去年的今天,一个人固执的来到了日本,开始了新的生活。

离开父母,去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国家,讲陌生的语言。
在这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
以便至今都没有任何的真实感。
每天上下班,看着帷子川里流动的水,就会想,为什么我在这里,我真的在这里吗?

今天和我妈谈到时间,她说,人年纪越大就会觉得时间过得越快。
看来我已经是老了。

还记得一年前的那个晚上,刚搬进Share house时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隔壁烧烤店和楼下卡拉OK的声音交杂着传入耳里,关了灯裹在公司给的廉价的被褥里,不停的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在Share house里生活到了去年3月底,经历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
一边学着日语,一边习惯生活,一边忙着工作。
一边想着,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樱花盛开的晚上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的家具用品走在去新公寓的路上。
累了就在树下坐会儿,拍拍樱花,看着路灯洒在河里的光和月亮的倒影交织在一起。

新公寓不大,就一个房间,加上阁楼也就9平米。
在那个工作也忙得像狗一样的四月里,还得跑家具城为了那蜗居购置家具布置房间。
人生第一次,拥有自己的一套家具。

一切安顿下来后的初夏,开始了登山。
人总是怕闲,或者说是怕寂寞。
从高尾山、日ノ出山、金時山、尾濑高原,到富士山顶,一个人,说是体验人生什么的都是假的。
爬山的时候,很少会去想东西,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往往走了一个小时却看不到人影。
即便如此,也不会去思考什么。
只是走,不停的向前走。

就这么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过着日子,转眼到了九月份,身边多了一个吵吵嚷嚷的家伙。
吵吵嚷嚷的过上了当初约定的两个人的「小日子」。
偶尔晚上一个人还醒着的时候,还是会怀念一个人住的那段光景。

于是,一年过去了。

8月24日随笔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24日,距离辞职已经两周多了。这段时间除了处理事情之外就是休息了,现在记录一些这些天的小事。

口吃

在原公司头两年我是没口吃的,但是三四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说话时会很高几率口吃。原因我大致知道,长时间工作没有和他人谈话。两点一线,在家也很少谈话。解决方法理论上很简单就是平时和别人多说话。不过造成这样情况不得不说原来小组的氛围太压抑,工作分配不合理等等。
现在几个星期后,感觉自己好多了,基本没有那种症状了,主要可以轻松休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也算是这段时间的工作状态恢复吧。

twitter

月初对twitter很上心,因为好久没用了。不过最近发现时间线上的内容好没有营养,越是生活推越是有固定的圈子;而且年龄层次不同谈的内容感觉也不同,好多学生;在职的稍微好点,几个现实中就有接触的自然没什么问题,其他的感觉难谈拢。唉,还是当做信息窗口吧。

Read More

坐出租车和uber

昨天突发奇想去了一次西湖,路上高铁等按下不表,单就坐了两次uber写点对于杭州出租车的想法。

拒载,选择性载客是一种恶化打车环境的行为。从司机角度来说,碰到一个扬招的人,问了去处,太近不去,太远也不去,其中部分原因是觉得不实惠。比如堵车,堵车费也不高。还有原因是太远回来路上基本是空车。个人觉得从司机利益角度来说无可厚非,但是导致打车人等待时间变长,打车体验大幅降低。本来出租车作为公交的一种更加自由,但是现在看来司机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不愿意完全为你做事。我觉得这个和出租车行业长期以来一种“垄断”性质,收入低,不明不白份子钱,运载力不足等等脱不了干系。期盼相关部门解决这个问题?不太可能,他们只向钱看齐。

解决行业痛点的一个是之前快的打车,滴滴打车之类的工具,问题的原因没法直接解决,但是通过提前告知去处,然后司机选择是否接单,这样就可以避免扬招时的尴尬。个人觉得是一个很好的通过协调打车人和司机之前的方案,间接提升了体验。但一个副作用就是扬招的人更难打到车了。另外在车比较少的地方仍旧很难打到车,去得比较远没有人不愿意接单也没办法,虽然比你连续扬招几辆被拒绝要好。其背后的一个问题还是出租车运能不足。个人觉得这其实还是行业的恶性循环造成的,包括准入机制,垄断性质,万恶的份子钱制度等等。

运能不足不能期待出租车行业整体反思,”人民拼车“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通过大众的车辆来弥补这个不足,类似嘀嗒拼车,uber都是不错的工具。uber其实还更进了一步,不使用国内那种司机选单方式,而是自动调度,这里其实杜绝了选择性接单这种恶化体验的行为。从使用上来说,不管到哪里,让系统帮你选择接单一方面公平,另一方面也帮你选择了路线,降低了运营的难度,实在是对司机和搭车人都很不错的使用方法。

当然,这对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也看到过各种闹腾。对于搭车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方便快捷。地铁站常看到出租车、黑车甚至还有摩托车,出租车拒载很常见,于是只能黑车,那些叫嚣打击非法营运车辆的人理由充分,然后呢维护的只是出租车的利益,难道半小时路程你让我走回去?现在太多这种只看表面不考虑真正解决的事情。

我其实也不会预计之后这个行业的发展,出租车现有的制度只会劣币驱逐良币,打车体验很一般甚至很差。专车虽然可能不专业,但是满足了很多人需求。撇开价格来说,两者可能会达到某种平衡,在不同层次各自覆盖。

最后说一句,我一直深信的出租车下午4点换班的说法,后来才知道只是大部分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做下午4点后堵车比较多的生意,于是昨天下午吃好晚饭后直接用uber,再也没考虑出租车。

写在暑假的第二天

今天是我的“暑假”的第二天,也是我在公司办理离职手续的日子。离职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这次是我第一次下定决心的离职,从上午办理到下午差不多5点才到家里,做了很多也感触很多。

早上像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碰到了组内的实习生。平时他比我至少早半个小时到公司,听他说因为昨天组内某人升职请客喝了很多酒,所以晚到了。昨天某人请客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休假没有去公司,其实也不想在离职前参加这种升职宴,会很尴尬。

实习生来自交大,是一个学生气很足,讲话有点口无遮拦的人。他坦言,我走了基本就没有年龄相仿了的。我想想也是,另外一个”近卫军“的同学这几周又要去参加什么培训了,还有一个差四五年的,剩下的都是隔了一圈年纪的”老人“了。我以前没注意过小组内年纪相差比较大的后果,现在看来代沟是很难逾越的,谈论的东西也不一样,和组内的人除了工作很少有交集。

Read More

7月小结

两个星期前提交了离职申请。小结的内容其实也是关于换工作的。

现在的工作辞职原因不太好细讲,除非和G或者大学同学,不过归类下就是钱不够或者干得不爽。具体的就算了,类似fenng也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理由,深层的原因其实大家都有顾忌。个人的最后工作日在下个月,也就是8月的第一个星期。辞职流程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主管和HR各谈一场,两个上上主管谈都没谈,剩下的就是最后一天还电脑之类的了,也算是给我现在的工作画了个句号。

提申请的时候,老实说看到提示说“不能退回”时有点犹豫,这是我第一次辞职,职业生涯上的第一次。相比刚毕业很开心地进入现在公司,现在在工作的处理上沉稳了很多。对自己想要的,不喜欢的,希望得到的,感兴趣的开始有了具体的想法。突然想到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拿到大小公司offer犹豫该去哪家的时候,我现在的选择可能不会看对方大小,而且看对方的环境。固然公司的title能帮你获得更多的尊重,甚至影响到下一份工作,但是核心仍旧是在你的能力以及发展空间上。

这个月另外一件事情是心血来潮买了个单反。虽说是配合《纽摄》用的,但是不能不说能换工作对自己也有好处,之前的压力太大了。另外还希望单反能让G开心,并且在之后的工作上派上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