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病

幾乎每個夏天,我都會發燒。

印象中有年暑假在奶奶家吃西瓜吃壞了肚子,高燒。
我爸不在身邊,我奶奶又什麼都不懂。我只好一個人窩在床上。
不停地喘著氣,裹著厚被子。
那次我爸因為工作不能來,打電話給我大媽,讓她把我的被子都掀掉。
從那次之後,我才知道發燒是不用捂汗的。

最近一次大病大概是兩年前的七八月,XY在杭州培訓。
不知原因的上吐下瀉,攤倒在床上。
渾身上下沒有力氣,講不出話,一說話或者一動就喘。
我爸照例上班去了,一個人又不能出門,於是什麼都沒吃躺在床上一天。
可能是燒的太厲害了,至今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度過那個白天的。
晚上等到我爸回來,我和他說我要去醫院,他反問我為什麼自己白天不去。
我只好上氣不接下氣的告訴他,我根本動不了,吃不下飯。
那天晚上我在醫院輸液室里,看著液體一滴滴進入自己的血管,勉強啃了半個麪包。
之後便是難以忍受的反酸,在挪到廁所的途中忍不住又是一地。
醫生說她給我的藥是抑制噁心感的,現在想來估計是騙我的吧。
那之後氣管像是開了個洞,呼吸又通暢了。

去年七八月發燒的時候,我在XY家呆著。
白天睡覺喝水吃飯跑廁所,晚上被XY笨手笨腳的送去了衛生所。
那裡的醫生和三甲醫院的不一樣,非常友善,問我想輸液還是打針。
於是我選了最高效的打針,之後遍回家休息了。

昨天不知不覺中體溫又上升到氣溫一樣的高度。
雖然早上已經察覺了身體的異樣,但一直以為只是氣溫高的原因。
直到中午頭暈的有些沒法支撐住身體,才發覺原來是發燒了。
換上最薄的衣褲,躺在床上,捂著夾了冰塊的毛巾,吹著電扇。
這次是低燒,終於不用去醫院被護士亂扎針了,印象中沒有幾次能一次性OK的。
今天和昨天比,白天體溫下降了些,但晚上又升回去了。
睡前再吃片退燒片吧,明天再不退只好去醫院被騙錢了。

喲西,再睡一覺吧~

七月病(ひちがつびょう)

  1. 長引く梅雨で憂鬱な気分になること。
  2. 季節の変わり目でいまいち体調がすぐれないこと。
  3. 7月後半の夏休みが待ちきれず、自主休校しがちになること。

──出處

One thought to “七月病”

Comments are closed.